生长在消费主义之上的花朵,建构于物质空间的异托邦。